白楊網
登錄

今日推薦

?;矍澹骸豆蕡@長歌》還原一代偉人的真情實感

來源:文藝報 ?? 2020-09-09 ??作者:?;矍? 瀏覽量:10

在我國,弘揚主旋律紀錄片還承擔著傳播主流意識形態、陶冶人們思想情操的功能。所以,擺在文獻紀錄片創作者面前的一個重要命題就是,作品既要有意義更要有意思,于有意思中承載有意義,如此,才能實現主流價值觀的有效傳播。

《中國出了個毛澤東·故園長歌》(后面簡稱《故園長歌》)在主題選擇、敘事方式以及影像化表達方面,大膽突破創新,較好地解決了有意義與有意思的矛盾,因其極好的觀賞性而成為偉人文獻紀錄片中的一股清流。

主題選擇:聚焦個體多重角色

還原一代偉人平凡的真情實感

美國社會學家默頓于1957年提出角色叢的概念,角色叢就是個人所承擔的角色的總和。每個人在社會生活中具有多重社會地位,需要充當多種角色。任何一種社會地位都會使個人卷入多種角色關系;或者說,當一個人進入一種新的地位時,通常不只是獲得單一的角色,而是獲得一個角色叢,以滿足不同人的不同期待。

毛主席不僅要承擔大國領袖的角色,更是孩子的父親、摯愛妻子的丈夫、母親的孩子、老師的學生、志同道合的朋友、鄉親眼中的石三伢子。創作者主動放棄將鏡頭聚焦領袖的豐功偉績,巧妙地從一代偉人身上折射出來的鄉情、親情、愛情、父子情和師友情這5種角色情感切入,以情帶人,走進偉人的內心世界。而這5種角色與普通人的角色擔當重合度極高,一個人的一生,一個人的情感世界,無非是由鄉情、親情、愛情、父子情和師友情這5種基礎情感建構起來的,這些人類共有的情感體驗最能從靈魂深處得到關照與共鳴。

當我們看到毛主席向韶山公社書記毛繼生提出要請長輩、老師、親友和當地干部,老黨員、老自衛隊員和革命烈士的家屬等鄉親們吃餐飯;當看到毛主席從1948年至1958年給家鄉寫的10封信;當毛主席得知毛澤覃犧牲后,表現出很少談及家事的懺悔和自責;當看到毛主席為楊開慧寫的《虞美人·枕上》《賀新郎·別友》等詩歌時;當我們看到毛主席去世后,在他的床底一直保留著彭德懷老總從朝鮮帶回的毛岸英的遺物;當我們看到毛主席回鄉與塾師毛宇居手拉手,在飯桌上第一個向他敬酒等場景時,不由得一次次被偉人平凡的情感所牽引,在產生身臨其境感受的同時,引發每一個個體對5種情感的回憶與咀嚼。更有網友感慨“不知不覺眼眶已泛淚,山一程、水一程,更是湘江故園情”。

在長久的宣傳報道中,盡管在坊間大家也聽說過毛主席5種角色中的一些零碎的小故事,但又不是特別熟悉,所以創作者遵循“熟悉的陌生化”的選材標準,這一選材標準能夠最大程度地調動受眾的共情體驗,從遙不可及的大事轉向一代偉人的平凡。主題選擇本身就使得紀錄片天然具有親近感。

敘述方式:故事化敘述增添可看性

細節呈現增強紀錄片情感張力

影像表達要想在相對集中的時間內吸引觀眾的注意,故事化的講述方式對傳播效果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,相比高談闊論地傳播觀點,人們更傾向于聽故事。

講好故事,事半功倍,大道理要用小故事講出來,才更容易被人接受。所以在100天內, 90人組成的突擊隊分赴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武漢、德陽、延安、南昌、瑞金、烏魯木齊、長沙、韶山、莫斯科等地拍攝,深度挖掘與鄉情、親情、愛情、父子情和師友情有關聯的鮮為人知的真實故事?!豆蕡@長歌》將一個個故事串聯起來,運用生動的筆觸和鏡頭展現場景、突出細節,增強了節目的情感張力。

如表現毛主席的鄉情時,車從湘潭開出20公里,毛澤東就有些坐不住了,他不時撩起窗簾往外看,眺望車外田園。他還??纯此緳C,仿佛說,同志喲,你能否快點開?車子剛抵達韶山招待所前坪,毛澤東一步跨出剛停穩的轎車,急著和家鄉人打起了招呼。在表現他的兄弟情義時,當看到毛澤覃去世消息后,毛主席許久放不下手中的報紙;在表現革命愛情時,在墻縫里發現的楊開慧寫給毛主席的手稿;在表現父子情深時,1990年中南海工作人員在最后一次清理主席遺物時,在隱秘的柜底發現了裝滿毛岸英物品的一個木箱;在表現師友情時,毛主席第一個向居于上座的毛宇居敬酒。這些感人的細節,讓我們體悟到一代偉人細膩的情感世界,情真意切,令無數國人潸然淚下。

本片在敘事上盡量使用全知敘事視角與第一人稱的有限敘事視角,這兩種視角穿插使用,隨意切換,體現了創作團隊高超的故事講述能力。在故事的具體講述中,該片還善用直接引語。如《獨立寒秋》中的火燒田契、兄弟相聚等場景生動具體,毛澤東評價自己的那句“我是個不合格的兒子,生不能盡忠,死不能盡孝”。直接引語因其第一人稱敘述的方式,具有很強的代入感,易與觀眾形成強烈的情感連接。

影像創新:深度挖掘歷史文獻

全方位調動視聽語言

心理教育學家詹里姆·布魯諾通過研究發現,人類的記憶10%來自于聽覺,30%來自閱讀,80%則是通過視覺和實踐獲得。從創作目標上看,文獻紀錄片是將“舊事”變為“新聞”,是一種視聽形象的文獻。由于歷史久遠,人物早已辭世,如果不能全方位地調動視聽語言,文獻紀錄片很可能就會成為各種資料的羅列和堆砌。

每一個歷史時期,都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故事寶庫,但歷史年代的久遠,卻讓眾多事件和細節難以呈現。在短短100天時間里,《故園長歌》采用了大兵團作戰的方式追尋偉人足跡,先后走進各地檔案館、紀念館,尋找了許多實物和口述資料,如楊開慧紀念館中的手稿、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史檔案館中毛澤民于1937 年親筆撰寫的《個人簡歷》等,讓觀眾與創作者在泛黃的紙張里一起觸摸偉人毛澤東的真情世界。為了獲取更多的一手資料,攝制組還采訪到了毛澤東大量親朋故友,用當事人和見證人的真情表達,用珍貴豐富的影像將我們帶入了那一段深情歲月,真實再現了毛澤東作為偉人不為人知的另一面。

同時,在紀實段落的拍攝中,創作者為了再現舊時的歌曲,總是將傳唱已久的歌曲還原到當時演唱的現場,讓當下與之有關聯的人唱誦或者表演,實現了歌曲生動化的現實表達。如韶山民歌《金花仔》的演唱,傳神且有穿透力。當然本部紀錄片的主題音樂、片頭和片尾音樂的制作也使得作品如虎添翼,感人至深,令人動容。

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
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
中国体彩十一运夺金